当前位置:主页 > 能源宇宙 >爱心饼屋(上)‧珍妮西饼店聘助弱势人士‧残疾者精製好蛋糕 >
爱心饼屋(上)‧珍妮西饼店聘助弱势人士‧残疾者精製好蛋糕
上传时间:2020-07-23点击:283次
爱心饼屋(上)‧珍妮西饼店聘助弱势人士‧残疾者精製好蛋糕槟城人都对珍妮西饼店的蛋糕招架不住,却不知,这些入口即化、包装精緻的蛋糕,大部份都出自一群残疾人士的爱心巧手。身心障碍的朋友,因为身体上缺陷,常常在求职的时候遭到拒绝。“别人不请,我请。”自小苦过穷过的老闆娘邱贵英,从十年前就开始聘僱残疾人士,目前十多名员工当中,就有七名是残疾人士。邱贵英坦言,聘请残疾员工,培育的过程确实非常不容易,少点爱心和耐心都不行。这些年来,她不但给予他们合理的待遇和福利,还细心地提供了孩子们一切起居生活,为奖励他们,还不时会大破费带孩子们一起去高级餐厅或娱乐场所,单身的她,对他们视如己出。十多年前在偶然接触伊甸残障中心后,邱贵英才有更多机会来认真看待残疾人士的切身问题。“有工作,政府才会提供300令吉的补助津贴,但要拥有一份工作,对他们来说,那确实是相当艰难,需要很大的福气啊!”邱贵英说,在槟城,可说没有一个老闆愿意花一笔薪金,去聘请一个“大麻烦”,真要请廉价员工的话,一般老闆都会说:“不如去请外劳!”这社会现实得很。然而,52岁目前还是单身的邱贵英她却不是那样想的。“如果说1000令吉可请一名正常的员工,我却可用它来帮助到五个残疾员工的话,那我何乐而不为呢?”最终邱贵英决定以身作则,她经营了16年的“珍妮西饼店”(Jenni Homemade Cake & Bakery)则成了她的目标,这样一个决定,当然受到家人的激烈反对。“他们都觉得我想得太简单了,要请残疾员工,谈何容易?更何况,他们连最基本的工作经验也没有,沟通有困境,学习能力又慢,打开门做生意,又不是慈善收容所,为何要为自身找麻烦啊?”但贵英非常坚持,她说,要他们对她有信心,对残疾的孩子有信心。“自小,弟弟身体不好,常会引发羊吊疯,我看着父母对他付出很大很大的耐心和爱心,最后养成了他惯性的依赖,我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,认为这样的方式是害了他,给他一条鱼,不如教他钓鱼,对他们好,就要先让他们独立,我是这样想的。”12兄弟姐妹贫困中成长她说,从小就尝到穷苦的滋味,父亲只是一名收入微薄的三轮车夫,家中有12兄弟姐妹,受到不平等对待和歧视的滋味她心里比谁都还清楚,但往往在这种环境下成长的孩子,她深信会更珍惜这得来不易的机会,愿意比正常人付出更多的努力来证明他们不服输。“事在人为,我就不信,我有那幺多的耐心和真心帮助不了这些孩子。”于是,这些年来,也在伊甸中心的配合之下,她很顺利地开始聘请了一名又一名的残疾员工,其中包括聋哑、智障、肢体残障、孤儿、忧郁症及语言障碍等的员工。“初请时,我都会先付他们100令吉的薪水,决定看能力再来调整,我之前当然不敢对他们有太多的奢求,原打算只请他们来帮我开开门,洗洗碗的,但第一个请来的智障员工就让我大跌眼镜,别说开门了,原来他对做蛋糕的天份蛮高,又虚心向学态度又好,真是让我们喜出望外,之后就不断地提高他薪水,他可是我们的得力助手咧。”哈哈,不过呢,这毕竟是残疾人,她说,这男生有时也让人忧心又心跳一百的。“我们有两家店面,分店就在不远处的对面而已。但这男生,常在休假2天后回来,就会犯上‘短暂失忆’,每次要把蛋糕送到另家分店时,就会在附近迷了路,每次都要大家心惊胆跳地到处把他给找回来。”女员工蛋糕甜品最贴心女员工的话,就让他们更加操心她们的安危问题,所以,每回都会特别注意她们的安全,出外的工作一般都交给男生,而且他们身上,也只带着複印的身份证,但她说,女生脾气较好,对于蛋糕甜品,一般上兴趣也较高,她们就业的机会,一般也比男生高。还有一名连蛋糕都拿不稳,手心完全无力的36岁智障男。害怕接触人群的他每天都一言不发地缩在一角,但半年后,对做美丽亮眼的蛋糕渐渐产生很大的兴趣,提两公斤的蛋糕都不再是问题,最终更发挥了无限的想像力,开始装饰起蛋糕来。此外,就是一名20岁的聋哑女生,她初来这里时,甚幺都不懂,每回躲在椅子上睡觉,一年后,她却成了最出色的蛋糕师,做出来的蛋糕鬆软又美味,创意又令人惊喜,短短几年,她的薪水就增加至400令吉。身心障碍也可正常工作“他们平均一天可做出六七个蛋糕,这也证明了,身心障碍者只是有身体上的缺陷,其实他们和正常人没有两样,他们和正常人一样,希望可以有自己的工作,当然也有情绪上的问题,希望社会大众不会带有色眼光看他们。”她说,刚开始时,大家都没经验,教的人头痛,学的也缺乏信心,很多来到店后,根本无所适从,每天甚幺都不做,就一直睡觉或到处大搞破坏,让他们伤透脑筋。“有些整整睡觉一年,甚幺都不做,有些则几个月后就会帮忙打扫或洗洗碗,但我还是不断地告诉自己一定要沉得住气,给他们时间再给他们机会。”但让她安慰的是,在她没耐性的时候,反而是弟妹们开始对这群善良没机心的孩子产生了深厚的感情,为与他们有更好的沟通,他们还特地去学手语,当他们的朋友,给很大的耐心和很多的时间来教他们,相处得非常融洽,这些,都是邱贵英最大的收获。“大胆”老闆聘7残疾工人目前,十多个员工中,她就一口气请了七名残疾员工,年龄从19岁到36岁,有四男三女,在槟城,她应该算是较“大胆”的老闆。“我从不给他们压力,也不会去强迫他们,这些孩子需要更多时间和空间,我一早已有心理準备,慢慢用时间找出他们的长处,再安排适当的工作给他们。”贵英认为,残疾人士是不幸的一群,虽则如此,他们还是有能力改造自己的命运,为自己製造幸福,重要的是社会有更大的醒觉,在旁扶他们一把。“我们在努力的同时,也希望得到这些孩子父母的支持和配合,我们会与他们保持频密的联繫,以能更了解孩子的进度和最新状况。”老闆对他们有信心,而这群身障员工也对她的爱心充满感激。“以前他们连泡咖啡也不会,都要我们泡给他们,但现在不同了,除了是我们的得力助手,常常在我们最忙碌的时候捧上一杯温暖的咖啡,真是好贴心。”福利好包吃住把他们当孩子没兴趣或不懂做蛋糕的,贵英就让他们做一些简单的工作,比如打扫、洗碗和送蛋糕等,但送蛋糕时,虽然只是过一条马路,也蛮令人担心的,最终她还是牵着他们一起送了。待遇方面,贵英都儘量为他们做到最好,薪水从100令吉到1000令吉,一般的福利,她也都有提供给他们,比如公积金、花红和新年红包等,另也包括他们的一日三餐及住宿,两层排屋内还特安置了astro,让孩子们有更多娱乐。常常,她一有时间,也会带他们去消消遣,比如一人要75令吉的高级餐厅,她都会很大方地带他们去吃,或者唱唱歌,她说,反正自己目前还是单身,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疼爱,也不错啊。“这十年来,我前后聘请了约20名残疾员工,也有些在得到经验后‘跳槽’的,也有些因病去世了,更有些成功开了自己的小餐厅,我都还是替他们感到荣幸和开心,他们总算为自己的未来找到美好的出路。”聘请残疾员工艰辛带来好处谈到聘请残疾员工的利与弊,贵英说,的确要下很大的工夫,过程绝对非常非常地艰辛。“很多连路都走不好的孩子,在我们不断地纠正下,现在真的越来越进步了,而在有能力应对自己的工作后,孩子们也一天天加强自己的信心,找到自己的价值,我的最终目的,也是希望能让他们更自立自强。她,聘请残疾员工,除了可帮助孩子,也有着几项好处的。“他们的效率可能比不上一般健全的员工,但一般上,正常人会对工作比较计较,态度和学习精神就比他们差好多,就如我所言,一个健全人或可顶他们五个人的效率,但我绝不是一个刻薄的老闆,有付出必有奖励,往往他们的表现也的确让我又惊又喜。”为加强他们的工作能力,贵英也会定期花一笔几千令吉的费用,送他们到马六甲及吉隆坡去进行短期课程。花钱帮残疾人创业对于一些对手工没兴趣的残疾员工,贵英还为他们找来一些赚钱的出路,比如之前她曾每月花费300令吉为一名想创业的残疾员工租一间小店面,让他在这小空间做一些买卖生意,又或者,找一些善心人捐助一些二手货品,让这些孩子拿去巴剎售卖。“我付他们薪水,然后会把他们赚取的钱,全捐去慈善机构,以期能帮助更加不幸的孩子,虽然辛苦一点,但我觉得这样的付出对社会很有贡献,也可以很实际帮助到他们,我乐在其中。”邱贵英很鼓励所有的老闆都能给残疾员工一个机会,她说,若你也想帮助他们,欢迎随时和她交流,可联络她:019-4800073或012-4277677(Ms Chok)/副刊‧报导:林春莲‧2009.05.18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猜你喜欢